2020年01月20日 星期一
中國礦業報訂閱

礦床工業指標管理運用正誤辨析

2019-12-30 9:48:14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胡 魁

mlb棒球比分直播大谷 www.ecrsv.com.cn 礦床工業指標是界定礦產儲量的標準,界定礦與非礦的標尺,圈定礦體的準則。正確制定與運用礦床工業指標,對于探明儲量的礦產資源的確權登記,對于?;び爰嘍嬌蟛試吹暮俠砜⒗?,在防止國有資產流失與?;て笠島戲ㄈㄒ嬤浠ㄆ膠飩詰?,關系都十分密切。在組建自然資源部實行兩統一管理的新時期,尤其具有重大現實意義。然而當前卻存在輕視礦床工業指標管理和不能正確運用礦床工業指標的現象,亟待予以扭轉。筆者就近年來參加礦產儲量報告評審和有關規范標準制修訂過程中發現的一些問題進行辨析,供有關管理部門參考,不當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一、一般工業指標不可濫用

1986年3月全國儲委辦公室修訂出版了《礦產工業要求參考手冊》,俗稱“綠皮書”。綠皮書在總結我國礦產地質勘探與開發利用經驗的基礎上,列舉了150多種礦產的一般工業指標,之后一般工業指標納入各礦種規范內容,并跟隨技術經濟變化進行修訂更新,對指導礦產地質勘探工作發揮了很大作用。綠皮書前言明確指出,供礦山設計使用的工業指標,必須在一般工業指標基礎上,結合礦區實際情況具體制定。1992年11月16日,國家礦產儲量管理局與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聯合制定發布的《礦床工業指標管理暫行辦法》(國儲[1992]210號文),從?;す兇什母叨?,對論證制定礦床工業指標的原則、程序作出明確的規定。2016年4月,原國土資源部礦產資源儲量評審中心研究提出《礦床工業指標管理辦法》送審稿進一步明確,預查、普查階段參考一般工業指標,詳查、勘探階段必須采用論證工業指標??杉夜目蟠補ひ抵副甏永炊際墻岷細骺笄氖導是榭鮒鷥鮒貧ǖ?,不讓難采難選的礦、建設基礎條件(交通、能源、環境等)差的礦,與易采易選的礦、建設基礎條件好的礦,采用相同的指標。這種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實事求是的主流做法,符合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

近年來,出現的偏差是,少數人把一般工業指標誤認為國家規定的不變教條,濫用到具有不同礦產地質特征、不同外部建設條件的地方去,甚至機械地搬到交通條件極差的外國礦區去,以致遭受巨大損失。反過頭來又批判中國儲量管理制度落后、工業指標死板等。有的地方規定“涉及礦業權出讓的礦產資源儲量報告,應采用一般工業指標”,誤以為不分青紅皂白的一刀切才算公平公正,其實是一種不敢擔當的懶政行為。

二、 兩種指標體系不能混淆

固體礦產的品位指標有兩種指標體系。一種是工程指標體系,另一種是礦塊指標體系。(以往曾分別稱為雙指標體系、單指標體系,意思表達不嚴謹,建議不再使用)。兩種指標體系的適用條件、制定方法、運用程序都是不同的,不能混淆。

工程指標體系適用于采用幾何法計算儲量的情況,與ABC儲量分類體系契合,是我國礦產地質勘探長期使用、積累了豐富經驗的體系。該體系的品位指標為雙指標:邊界品位和最低工業品位,其運用程序,首先在每個探礦工程上,根據單個樣品的實際測試結果,進行礦體圈定。從大于等于邊界品位的樣品圈起,同時必須滿足連續樣品組合的礦截平均品位大于等于最低工業品位?;掛峽剎珊穸?、夾石剔除厚度的要求,(具體的技術細節由有關規程規定,此處不細化陳述)。在每個探礦工程的礦截圈定的基礎上,進行工程間的對比連接圈定(三維立體)礦體,通過幾何圖形解析,劃分塊段,進行儲量計算。運行過程從個體到整體,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符合認識規律,具有科學性。

礦塊指標體系適用于地質統計學方法計算儲量的情形,與三P儲量分類體系相契合,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從國外引進的。該體系用礦塊的邊際品位圈定礦體??罌槭竊誑蠡蚍段諶宋值牧嫣?,用礦塊周圍的樣品品位對礦塊進行品位估值,估值的基本原理是距離礦塊中心越近的樣品權重越大,距離越遠權重遞減,其權重遞減的級數由變異函數計算確定??杉樂檔氖抵適怯眉撲慊際醵鑰筇迤肺槐浠媛山械氖D?,已有多種軟件可供選擇。在礦塊估值的基礎上,經過技術經濟評價選定一個邊際品位,大于等于邊際品位的礦塊歸入礦體,小于邊際品位的礦塊淘汰為廢石。所以地質統計學方法確定的礦體邊界都是鋸齒狀的??罌櫓副晏逑燈涫狄彩撬副?,礦化域品位(cut-off)和邊際品位,只是礦化域品位被邊際品位的鋒芒掩蓋了。特別注意:同一礦區礦化域品位和邊際品位與幾何法的邊界品位和最低工業品位是不相等的,礦化域品位低于邊界品位,邊際品位低于最低工業品位。

兩套儲量計算方法,對應兩套指標體系,各有適用范圍及其優缺點。地質統計學方法追隨市場行情變化反應快,與礦山開采計劃銜接能力強,計算機技術運用程度高,對于工程密度大樣點數量多,規模厚大的軟邊界礦體(軟邊界礦體指礦體與圍巖成漸變關系,需要按品位劃定邊界,如斑巖銅礦)具有優勢,因此礦山開發勘探階段樂意使用。但是對于硬邊界礦體(硬邊界礦體指礦體與圍巖界限清晰,界面兩側品位呈斷崖式變化,如某些沉積型礦層),多層脈薄礦體,工程樣品少的項目,不需要品位估值的礦種(如煤炭)則不具優勢。而且沒有妥善解決儲量級別劃分問題。相對來看,幾何法的適應范圍則更為寬廣,進一步開發軟件提高計算機應用水平,同樣可以解決動態反應靈活問題。筆者不同意地質統計學方法比幾何法先進的觀點,主張二者長期共存,優勢互補,各自發展。報告編制者應當根據礦床地質特征和勘探方法選擇具有優勢的適用方法。有的項目兩種方法都適用,可以按照喜好選定一種方法及其對應的指標體系,但切忌混淆。

筆者在實踐中發現的混淆現象:一是,用地質統計學方法論證礦床工業指標,卻把礦塊邊際品位當作幾何法最低工業品位使用,跨大工業礦體;二是,用幾何法雙指標圈定礦體,卻當作礦化域限制估值范圍,用地質統計學方法進行礦塊估值,造成品位高估;三是,用地質統計學方法圈定的礦體,改用幾何法劃分儲量級別,鋸齒狀邊界變成折線邊界;四是,把幾何法的規矩當作通則,限制地質統計學方法,或者把地質統計學處理特高品位的方法搬到幾何法方面。這些混淆現象都造成儲量計算結果的方法性歪曲,有的還擴散到評審備案和規程標準環節,像著西裝穿草鞋般不倫不類,應當過細研究加以糾正。

三、工程指標體系的雙指標不能割裂

幾何法工程指標體系的雙指標是辯證統一關系,不可割裂使用。一般說來,邊界品位是技術可行的底線,一條重要制定原則是:必須大于合理選礦工藝流程的尾礦品位,以此杜絕低于邊界品位的廢石混入磨礦選礦流程,對有益組分回收沒有任何貢獻,又棄置于尾礦庫的愚人式操作。但是剛過邊界品位底線的礦石經濟性是虧損的,最低工業品位才是盈虧平衡的底線。因此我們用邊界品位篩選樣品,用最低工業品位衡量礦截,保證礦截平均品位技術上可行、經濟上合算,在分米(dm)尺度巧妙地對待品位變化,肥瘦搭配,最大限度的組合工業礦體(充分利用礦產資源),公平公正地照顧礦產資源所有者(國家)與使用者(采礦權人)的合理合法權益。用雙指標底線圈定的礦截、礦體、礦區全山平均品位必然高于最低工業品位,其高出的幅度是采礦企業盈利和抗風險能力的體現。

分析幾何法工程指標體系運用過程,我們感悟到一條地質找礦哲學規律:礦產資源是客觀存在的,礦產儲量是附加了人為主觀判別的,主觀判別的準則需要統一規范。

把雙指標割裂使用的典型案例,是用最低工業品位圈定工業礦體,再用邊界品位圈定低品位礦體。其引起的負面后果是丟失了部分工業礦體,搞亂了低品位礦體的經濟屬性。這種錯誤的擴散與2003規范標準術語沒有沿用“表外礦”而改用“低品位礦”不無關系,不但涵蓋不全,而且語義模糊。按照漢語語義,低品位礦應當是掙錢不多的貧礦,而其實質含義卻是不能掙錢的非礦。

低品位礦體經濟屬性的模糊在山東省金礦表現突出,當金價飆升之時本應調低最低工業品位指標增加工業礦體,卻沒有及時調整,使之滯留在低品位區間,使低品位礦體有了經濟開發價值,偏離了公認的定義。于是對低品位礦體是否進入儲量登記統計范圍,在濟南和北京之間來回拉鋸,對低品位礦體是否征收稅費顧慮糾結。山西省某鐵礦區有另外一種形式的雙指標割裂情況??杉枰騁還娑?。

四、多金屬共生礦體必須運用綜合工業指標

有一種多金屬礦床,銅鉛鋅金銀等多種組分處于同一構造巖相帶,密切共生,形成多金屬共生礦體,不能分采分選。這種條件應當制定綜合工業指標,圈定綜合礦體,在綜合礦體各礦截中標明各組分品位,進而計算各礦種儲量。但是有些單位習慣于各礦種分別制定工業指標,分別圈定礦體,各礦種各類礦體之間交叉重疊、錯綜復雜?;闋苤?,礦石量被高估(重復計算),平均品位被拔高(忽視綜合開采的貧化),嚴重脫離采選實際。令人費解的是,負責論證工業指標的設計院明知這種做法與開發利用方案背離,為什么還要推薦這樣分散的指標?國標GB/T33444-2016 第3.10.1.4條款明確“對具備制定綜合工業品位條件的共(伴)生礦產,應研究制定礦床綜合工業指標”,為什么有的評審專家、評審備案機構還讓分散指標通過?假如我國的儲量評審制度不能嚴格把關,將在國際對比中降低信譽與話語權;假如有關單位送審報告只為程序過關,并不打算在后續工作中執行,我們的自然資源監督?;ぶ霸鸞患蕓?。

五、論證工業指標必須動態更新

礦區工業指標結合每個礦區的具體內外部條件論證確定,隨著時間推移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內外部條件會改變。眾所周知工業指標制定的原則就是技術上可行、經濟上合算,因此工業指標是各種技術因素、經濟因素的函數,這些技術經濟的變量包括:科技進步深化對礦床地質特征的認識;技術進步改善采選工藝降低采礦成本;市場行情變化改變礦產品銷售價格和開采成本;政府稅費、環保等政策調整改變;能源交通等基礎設施發生變化等等變數都可能改變具體礦山的采選方法和經濟效益,變動較大就應重新論證改變工業指標??萍冀礁謀涔ひ抵副甑陌咐譴笈幢溲倚徒鸝?,上世紀末由于測試、采選技術的巨大進步,把最低工業品位降低了一半,儲量大幅度提升。變化最為頻繁的因素是市場行情。當年鐵礦價格飆升,超貧鐵礦都有了經濟效益,開采品位指標大幅降低。

對工業指標的動態更新有兩種錯誤處置。一種錯誤是一成不變,規定必須與上一次指標一致,一律用綠皮本標準收費等。另一種是隨時改變,這種錯誤來源于對外國市場化儲量計算的誤解,說什么按照倫敦交易所發表的金屬價格,每天都可以算出一種儲量可供性。在計算機上算、三維可視化表演是可以的,開采巷道、選礦流程卻不可能一天一變。須知對礦床的經濟評價是技術經濟評價,就是評價技術方案的經濟效果,或尋找最佳經濟效果的技術方案,需要一定的區間(時間、空間)穩定性,不像財務出納一天一結一分錢不差。有的礦床,礦體富、厚、硬邊界,抗銷售價格變化風險能力很強。有的礦床貧富雜陳,銷售價格低迷時若采富棄貧,貧礦的可采性被破壞,價格回升時也失去可供性,所以礦山企業多采用配礦措施,或者貧富分類儲存應對市場變化,這些辦法都搞不成,只有暫???,以待時機,地質儲量(澳大利亞人稱為資源量)還在,可采儲量歸零。筆者曾在一個國際研討會上問過外國學者,他們也是這么做的。那幾年鉛鋅售價下跌,不少中低品位鉛鋅礦山暫時停采,中國外國一樣。

難點在于工業指標動態變化穩定區間如何規定。業內經驗一般3~5年左右盤點一次,重要變量變動有持續性預期時進行動態更新。

六、國家指標與企業指標需要區分

礦床工業指標我國經常談論的是國家指標,有涉外工作經歷的人經常強調企業指標,兩種指標的區別在于維護誰的利益。企業追求企業利潤,國家?;た蟛試醋什?,代表全體人民利益。兩種追求并不完全一致。反映在工業指標制定規則上,國家指標采用的經濟技術參數是社會平均先進水平,最大限度地實現礦產資源價值,同時也照顧到社會平均先進生產力水平的企業有利可圖。企業指標采用的參數是企業實際水平,或者是按照企業經營策略選定的技術經濟參數,企業有一定的經營自主權。當企業采用參數符合社會平均先進生產力水平,則企業指標與國家指標一致。當企業技術水平超群、兼顧開發利用劣質表外資源,則企業采用的最低工業品位或最低開采厚度就低于國家指標,儲量也比國家評審核定的多,國家應予以鼓勵,不能鞭打快牛。例如仍按國家指標、國家核定儲量收取稅費。企業指標和國家指標,對應的企業儲量和國家核定儲量,在資本市場都應公開披露。反之,當企業技術水平落后,或經營策略不正派,企業指標比國家指標落后,采富棄貧,采厚棄薄,浪費破壞國家評審核定的儲量,則應受到國家懲罰。其經濟懲罰手段就是按照國家指標、國家評審核定的儲量消耗收取稅費,浪費儲量要付出代價,不得減免。

由以上分析可見,國家指標和企業指標是辯證統一關系,有聯系有區別,不可混淆替代。制定與運用都要貫徹“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精神。制定國家指標者必須站穩國家立場,采用社會平均先進指標,維護國家權益,同時?;て笠島戲ㄈㄒ?。不可受不正當關系干擾。

七、礦床工業指標管理不可無章可循

礦床工業指標管理是我國礦產地質勘查工作特色優勢之一。一方面它貫徹于從普查階段到勘探(精查)階段全程,始終追蹤礦體的工業價值,抓住主要矛盾,階梯式調整勘查工作部署,實現礦產地質工作多快好省。另一方面其論證過程是(外)三結合的,地質隊、設計院、礦山分別代表地質特征、工程技術手段、社會經濟效益三方面,相互交流、碰撞產生最佳方案,最終要接受礦區開采實踐的檢驗。經過幾十年千萬例各礦種不同工業類型工業指標制定規律的總結,提煉出普遍規律和應對特殊情況的原則,是集體智慧。國儲[1992]210號文做出了暫行規定。

實行市場經濟體制初始,我們幼稚地認為實行礦產資源有償制度之后,采礦權人會自覺?;ぷ試醋孕腥范ê俠砉ひ抵副?,從而放松了對工業指標的管理。實踐結果大謬不然,投機者有之,炒作者有之。從教訓中認識到:市場經濟條件下更要加強工業指標管理,而且要創新管理方式。但是國儲[1992]210號文卻處于既不廢止又不明確有效的尷尬地位,在歷次清理規范性文件和執業培訓中模棱兩可、左右搖擺。2016年起草的《礦床工業指標管理辦法》至今沒有批復、發布。如前所述,礦床工業指標是在礦產資源客體上,進行礦產儲量人為主觀判別的準則,必須統一規范,不可長期無章可循。

八、礦產儲量評審必須重視工業指標評審

礦床工業指標審批程序取消后,多數省區都將其納入儲量評審之中,一般情況下,特別是有類比條件時,倒也順理成章。但是,對于一些對工業指標特別敏感的項目、動機不端改來改去的項目、提交者有獨特習慣的項目,則頗費周折。于是有的省區就安排事先專門評審,畢竟工業指標一旦改變,許多數據圖表都將隨之改變,復核的壓力很大。有的評審中心規定工業指標通不過一票否決。總之,礦產儲量評審必須把工業指標評審列為重要事項。

隨著改革的深入和開放的擴大,涉外礦業勘查項目與日俱增。我國企業到國外勘查要遵守所在國法規,同時也要對我國的勘查經驗包括工業指標管理經驗抱有信心,適時推廣運用,擴大話語權。同時也要學習外國的勘查經驗,包括工業指標運作經驗,學懂弄通,取長補短。國家投資的涉外項目應當履行礦產儲量評審包括工業指標評審程序。

(作者系原全國儲委辦公室主任)

網站編輯:宮莉

{ganrao}